刮刮乐怎么看中奖
    ..,

    一個半月。.『.

    誰能在沙漠里不吃不喝待上一個半月?要么是已經離開了大漠,要么是已經被黃沙埋骨。

    饒尊和蔣璃在大漠失蹤一事被沸沸揚揚傳開了,與此同時,陸門長公子千里赴大漠尋妻一事也被爆出來,一時間可真是熱鬧了商界、新聞界和網絡。

    什么樣態度的都有。

    但討論最多的就是上述的兩種觀點。

    前者可能性很低,暫且不說人從流沙里如何自保,有命離開大漠的話怎么不露面?

    所以,后者的可能性成了眾人的一致認定。

    死了。

    外界不知道陸東深還在堅守什么,一個半月了,就算救援人員再多,遇害者也等不到這么久了。

    季菲對于陸東深所在的環境并不滿意,條件艱苦,不利于身體康復。用她的話說就是,我可以幫你復原,但前提條件下是你至少要配合我。

    關于個中細節外界不得而知。

    但對于商界來說,陸門的晴雨表極為關鍵,陸東深坐上權力交椅后就開始大刀闊斧,甚至在坐上交椅之前就聯合了長盛和華力組建重局為自己保駕護航。

    現如今華力太子爺饒尊和陸門長媳在沙漠里失蹤,這話一聽就教人產生聯想,陸門當權人不管不顧深入大漠,陸門和正在重局何去何從?

    外界稱,目前重局中沒被牽扯的就是長盛,但在華力和陸門都在合作里前后折戟沉沙時,長盛是否要從重局里退出來?

    邰梓莘始終沒表態。

    有記者拍到邰業帆的現狀:陪著妻子去產檢。

    似乎主要精力也不在事業上。

    眾人一臉懵逼……

    這是怎么個節奏?

    難道當時項目合作的發布都是鬧著玩的?

    但也有人認為,也許利益相互接縫的三家公司,背地里的合作早就瓦解了。

    眾說紛紜間又有新消息傳出來。

    有人拍到陸家少爺從大漠撤回,但沒回美國,只身趕往滄陵。

    滄陵,曾經蔣璃待過的地方。

    剛開始外界以為是遇害者有了消息,但百般搜尋之下方知還是無果,陸東深雖說人離開了大漠,但救援飛機并未撤回,還是按照原定計劃繼續搜救。

    由此,外界就心知肚明了。

    陸東深離開大漠時,距離蔣璃失蹤已是兩個月,他能堅持在大漠沒日沒夜親自搜救兩個月也算是用情至深的男人。

    如果說以前還抱有一線希望,那現在已經完全沒可能了,關于這點,陸家少爺也是清顧不過,但還繼續派救援進大漠,不過最后尋求的就是個心理安慰罷了。

    陸門的幾大版塊股票在股市上下浮浮沉沉,眾人在觀望的同時也在懷疑,也許陸東深將會是陸門幾屆主席中任期最短的一位。

    剛坐上交椅就頻頻出事,這把椅子可不是那么好坐的。

    阮琦也是一趟趟跟著救援隊進出大漠,后來被陸東深派人強行帶回了滄陵。最開始幾天阮琦沒少哭鬧,但論拳腳功夫她不及蔣璃,門口齊刷刷的保鏢還是能看得住她的。

    陸東深回到了蔣璃在滄陵的住所,遠離人煙的那一處。

    房屋擺設如舊。

    之前蔣璃去北京時從這里帶了不少原料,貴重的東西也都搬走了,可這里也不空,各色花草打理得不錯,房子里的每一處也都有蔣璃曾經精心做的小玩意擺設。

    是蔣小天命人定期打掃。

    他跟陸東深說,“我想著要是蔣爺回來也能住得舒服些,要是她不回來,這里也是個念想。”

    說到這又馬上解釋,“不回來的意思是……她在外地在國外,就是不回滄陵住。”

    現在所有人在陸東深面前都如履薄冰,不敢說些關于蔣璃找不到或者不在了的話。但所有人也不明白陸東深的心思,是放棄了?

    陸東深衣食住行全都落在了滄陵蔣璃的住所里。他甚至命人把蔣璃最喜歡的那株玉蝶白梅運回滄陵,每天做的事情挺簡單,卻也不少。打掃住所,接受季菲的治療,時刻跟大漠那邊聯系的同時也在一遍遍制定搜救線路

    ,也會處理公事,但大多數時間里都是在打理玉蝶白梅。

    那株玉蝶白梅的老苗栽種后并沒有緩苗的架勢,兩個多月了,就算拿著放大鏡仔細去找也瞧不出有新芽吐綠。

    管家在為他郵寄下白梅的時候順帶了花丁的話,“這梅花啊,死了。”

    但陸東深似乎沒把這話聽進耳朵里,每天還是精心照料,該澆水的時候澆水,該避光的時候避光,不見怠慢的心思。

    楊遠不懂花,但每次來也喜歡瞧上那么一兩眼,說,“這花啊,你說它死了吧還不枯枝爛根,說它活著吧還不見抽芽,這教人左右為難,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陸東深沒接話,但他明白楊遠這番話背后的含義。

    阮琦鬧了幾天后終于消停了,倒是不可能放棄,只是能面對陸東深了。

    態度上比較激動,質問他,“你認為他們死了,所以放棄了對吧?”

    陸東深正抱著花盆往院子里走,前路被阮琦擋住了。他看了她一眼,從她身邊繞過去,將花盆放在石桌上。

    晨光恰好,落在梅花枝頭,那老樁的斑駁盡收眼底。

    “沒放棄,我也沒認為他們死了。”他拿起噴壺,細細地給梅花花枝噴水,并濕潤了土壤,“我只是想以最好的狀態去面對蔣璃,你也一樣。”

    阮琦問他,“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簡單。”陸東深抬眼看著她,“你不想等饒尊回來看見你半死不活的模樣吧。”

    阮琦早些日子的絕望又死寂了些,她很想追問陸東深他們到底是生是死,可這話,怕是陸東深也給不了她答案。

    她轉身要回屋的時候陸東深叫住了她。

    “如果恨,你就恨我。”陸東深看著她說了句。

    這話像是把刀子似的戳開阮琦的傷痛,她眼眶霎間就紅了,垂下臉時,眼淚就跟豆子似的砸下來。

    陸東深沒上前安慰,實際上,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我只希望……希望他們能回來。”阮琦泣不成聲,“哪怕饒尊最后發現心里還要她,那也要當面跟我說清顧吧。”陸東深沉默不語,晨光似乎被遮了,落在他臉上,是半明半暗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