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刮乐怎么看中奖
    季慕城手指僵硬的打開包裝袋,拿出那張單子,第一眼就掃向尾部。. .

    沉淀著緊張的眸光里,瞬間爆發出狂烈的喜悅。

    李承膽大包天的側過臉去看,看到了結果,再一次驚呆。

    “少爺,你什么時候有兒子了?”結果比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血緣關系,也就是親生父子,李承后知后覺的發現了,才會如此震驚。

    “今天在宴會上那個小家伙,你不是說跟我長的像嗎?他就是我的親生兒子,不像才怪!”男人眉宇飛揚,心情好極了,經過薦定,這孩子的確是自己親生的,這簡直比什么事情都更令季慕城開心。

    李承張大嘴巴,也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現在心里只剩下一行大字,自家少爺真是英明神武,竟然憑借長的像三個字,也能找到自己的親生兒子。

    季慕城卻覺的并不是僥幸,他是有確切的證據的,這天底下沒有這么巧合的事情,正好小家伙的母親左肩處也有一個心型的胎記。

    “少爺,現在要去接小少爺嗎?”李承真心替他感到開心,白得了這么一個可愛的孩子,簡直叫人羨慕。

    “明天去!”季慕城剛才在宴會上,看到緊張不安的女人,看到她那么害怕兒子丟失的樣子,季慕城決定再給她一點時間和兒子相處,因為,明天過后,這個孩子將屬于他。

    當天晚上,夏心念就在網上了解了聘請保姆的事項,打算明天抽空實地去看情況。

    忙碌到很晚,夏心念疲倦入睡。

    第二天清晨,夏心念把兒子收拾整齊,送到了英文培訓班,凌蘇西暫任班級負責人,所以也能幫他帶著小家伙。

    凌蘇西每次看到夏羽宸的小臉蛋,就想親上兩口,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長成的,怎么能帥到這種禍國秧民的地步。

    夏心念去了公司,今天她照例有很多的事情要忙,忙著發布會的事宜,還要忙著給客人設計滿意的訂單。

    雖然忙到喘不過氣來,但也算是一種變相的成功吧,很充實。

    中午十點多,助理小姐急急的找到夏心念:“夏小姐,有個很帥的男人找你!”

    夏心念聽到很帥兩個字,莞爾笑了一下,在她看來,最帥的當屬她的兒子了。夏心念以為又是客戶上門,面帶微笑的去了接待室。

    只是剛到接待室的門口,她看到一臉緊張不安,搓著手的劉程天。

    “劉總?”夏心念奇怪,什么人能夠讓他如此緊張激動?

    劉程天走過來,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隨后,小心叮囑:“好好招呼,這可是貴客!”

    夏心念更加好奇了,客戶是上帝啊,哪個上門不是貴客?

    深呼吸了一下,夏心念依然揚起職業般的微笑,推門進去。

    只是,臉上那甜美的笑容,在看見沙發上交疊雙腿坐著的男人時,她的笑容瞬間僵住。

    季慕城?

    夏心念整個人都有些震訝,為什么大清早會在公司看到這個男人?

    季慕城看她的眼神卻比昨天晚上要冷,他慵懶如帝王般的站了起來,邁出修長的腿,幾步就站到她的面前。

    “季先生,你找我有事嗎?”在這個擁有強大氣場的男人面前,夏心念那點鎮定力也有些失態,她猛的咽了咽口水,小聲詢問。

    “有,很重要的事!”男人低沉磁性的聲線,透著冷霜。

    夏心念只感覺后背泛起了涼意,一種刺骨的涼,她猛的抬眸,詫異的目光盯在男人陰沉沉的俊臉上。

    怎么了?她什么時候惹怒他了嗎?

    是不是因為昨天晚上兒子打擾到他了,所以令他很不快,才找來興師問罪的?完了,這小家伙,給她闖了這么大 的禍。

    季慕城銳利深沉的眼,在女人的身上打量一圈,她穿著規整的職業裝,一件白色的襯衣,灰色的外套和一字裙,長發束成馬尾,職業又干練。

    再細細去看她的臉,精致小巧,化著淡妝,不張揚,卻也美的特別,清純又干凈。

    夏心念正想問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突然,男人伸手過來,下一秒,竟然有些粗暴的將她外套往兩邊一扯,緊接著,又扯住她的衣領再一次往兩邊一剝。這個意外發生在僅僅的兩秒不到,夏心念瞬間像被剝殼的雞蛋一樣,露出潔白無瑕的肌膚,她腦子瞬間一炸,羞恥感往上涌。

    可這顯然還沒有結束,季慕城將她身子一轉,她已經是背對著他的姿態。

    “果然是你!”男人一聲譏笑。

    夏心念氣到血液都要凝固了,這個無恥混蛋,一見面就扯掉她的衣服,將她看光,還用這種理地氣壯的語氣跟她說話。

    夏心念憤怒的轉過了身,第一時間把被他無端扯落的衣服迅速的罩住自己坦露大片的胸前,下一秒,她怒氣難消的抬起手掌,想賞他一耳光。

    他可惡的行為,值得她這一巴掌。

    可惜,男人仿佛早就料定她會這樣做,大掌迅速的扣住她揚起的手腕,狠力捉住。

    夏心念此刻是進退不得,連伸出去的手掌都收不回來了,她氣到俏臉怒紅,大罵道:“季慕城,你這變態,混蛋,我要告你!”

    季慕城看著她惱羞成怒的樣子,猛的松了手,夏心念站立不穩,往后踉蹌退了幾步,整個人氣到發抖。

    “告我?你確定?”男人依舊冰冷無溫的語調,猶帶著男性低沉磁力。

    “你侵犯了我?我為什么不能告你?”夏心念怒聲道。

    季慕城薄唇勾起一抹冷嘲,緊接著,他將放在桌面上的一張單子甩給她:“先看完再定我的罪!”

    夏心念僵著表情,遲疑著伸手拿了過來,一目十行的看完,最后,看到結果的地方。

    “這是什么?”她腦子太亂,一時看不懂。

    “這是你兒子跟我的dna比對結果,科學證明,我跟他是親生父子關系。”男人慢條斯理的回答了他。

    “什么?”夏心念心臟狠狠的一扯,整個人又僵如雕塑。

    眼前這個混蛋,就是五年前奪了她清白的那個男人?

    季慕城目光冷洌的盯住她,看到她臉上血色褪盡,一副受了莫大打擊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