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刮乐怎么看中奖
    “繼續沖出條血路!前面不遠便是齊朝管控的盤州治下,快!”

    周圍成排的兵刃映射出的寒光涌來,被戎衛的一撥軍騎死死擋住。WwΔW.『『而眼見周圍寒光錯落、血光激濺,正有個女真貴人在亂戰中聲嘶力竭的高聲叫嚷,力圖收攏周圍就死戰的麾下騎士,而繼續護著他從周圍本來皆是同僚同胞的金軍追兵圍堵中撞殺出去。

    而這個女真貴人,也正是先前被蕭唐有意放還回去,如今卻成了金國朝中大多權貴討伐目標的完顏撻懶。

    就算是阿骨打老皇帝的堂兄弟,如今比金朝朝中大多宗室權臣都要高上一兩輩的元老功臣。但完顏撻懶曾極力促成與蕭唐服軟求和,割讓本來金國侵占下河北兩路宋境疆土以滿足對方罷兵的條件,反倒教蕭唐一抹嘴便不認賬,繼續往北發動猛烈侵攻再丟了燕云十六州...只這一條,便足夠教金朝其他主戰權勛恨得牙根直癢。再牽扯到皇位嗣君的爭議上,完顏撻懶又是站錯了隊,與如今已經登上皇位的完顏斡本便因政見不合而勢成水火,是以當金國朝廷確定了吳乞買之后的皇位繼承人時,完顏撻懶便已然預感到自己已是大難臨頭了。

    何況繼承皇位的完顏斡本是開國元勛,本來便在金朝中根基穩固,就如按正史中扶持他養子兼親侄完顏合剌登基后將完顏撻懶、完顏粘罕、完顏希尹...等位高權重的功臣派系先后清絕除盡那般,他登基后立刻要清算處死的,也必然會是完顏撻懶這個本來便是眼中釘、肉中刺,且對死敵蕭唐卑恭屈節,致使金國丟了大片疆土,留他反而是要墮了金國死戰軍心的宗室罪臣。

    而事先已收到風聲的完顏撻懶當然不甘心坐以待斃,畢竟按原本的軌跡,同樣要被金朝下詔處死,他率領親隨黨羽叛逃奔走,意圖去投靠尚屬于敵對關系的南宋朝廷這等事都干的出來。如今完顏撻懶心中再是埋怨蕭唐害得他教金朝其他敵對的權貴有個興師問罪的口實,卻也很清楚如今盡可能想要保住性命,也就唯有向齊朝投誠歸降。

    混戰廝殺中各種勁響聲夾雜在一處,突襲與攔截的雙方軍馬上墜落下的尸首層層疊疊、鮮血橫流,旋即被紛沓而至馬蹄揚得四濺。除了完顏撻懶之外,也另有幾員看似是原本金朝中權勛要臣的人物面色十分狼狽慌張,被夾裹在各自的親隨護衛當中拼死要殺出一條血路。

    而這些與完顏撻懶一并落得個被金朝清算追殺的勛臣要官,甚至還包括金太祖阿骨打第六子完顏訛魯觀(漢名完顏宗雋),駕崩未久的金國皇帝吳乞買嫡長子完顏蒲魯虎、第九子完顏鶻懶這等金國兩代帝君的直系親子。

    至于同完顏撻懶似是被綁在了同一根繩子上的理由,也權因他們當初也皆是極力主張向蕭唐求和,在立嗣之爭上傾向于由完顏蒲魯虎繼承其父皇位,且于金國朝堂之中與完顏斡本一派權勛敵對之勢愈發的互不相容。完顏斡本既已登基,也自然要將這些在他眼中對蕭唐屈服的主降派,且向來在朝中明爭暗斗的政敵一并清算殺絕!

    似完顏阿骨打、完顏吳乞買這兩個金朝皇帝若是泉下有知,覷見他們的堂兄弟與親生兒子竟然背叛大金,前去投奔如今早已結下深仇大恨的蕭唐齊朝,遮莫也都恨不得從地底下爬出來將這些不肖子孫一個、一個的活活掐死。可是對于完顏撻懶等人而言就算留下來等死,到頭來也仍要被安上個謀反叛國的大罪,那又為甚么不拼死一搏爭來個求生的機會?

    如今的金國,也早已不似是太祖太宗時節生女真諸部孛堇頭人之間仍能擰成一股勁,保持著白山黑水中淡化階級尊卑彼此基本能坦誠相待的處世觀念。對于完顏撻懶來說他們更不愿被當初的政敵,如今的當政皇帝完顏斡本騎在頭上,再以叛國大罪伏誅慘死。既然是你要治我等犯了謀反之罪,索性莫不如便當真反了!何況俺女真諸部,也未必便只有效忠于你這一條出路!

    在一片血光當中逆流而上的騎軍所過之處,盡是殘肢滿途,當中還要屬尸骨未寒的金國先帝吳乞買嫡長子,且本來還期盼著能繼承他阿爹皇位的完顏蒲魯虎勢如瘋虎,而抽刀剁殺向周圍那些本來也恭敬喚他聲世子的金軍追兵下手最是狠厲。未過多久,他滿臉便盡是血漬肉沫,也兀自紅著雙眼逢人便剁、見人便砍,甚至直殺得長桿大刀鋒口卷刃后也要立即從腰挎間抽出鋼刀繼續瘋狂殺戮,似乎也是因自己從金朝皇位嗣君候選的位置,轉而變成了被自己國家定罪追殺的謀逆反臣而滿腹怨毒,而要借著殺戮來一泄心中無窮的恨意。

    雖說是落地的鳳凰不如雞,繼位登基的完顏斡本既定下眾人謀反大罪,任你先前在金國朝堂中多么位高權重,也終究抵擋不得舉國兵馬的興師討伐。但好歹完顏撻懶、完顏蒲魯虎、完顏訛魯觀、完顏鶻懶皆是宗室貴胄的身份,麾下自然也都招聚得一定規模的嫡系軍馬,如今又是到了抵死求生的兇險時刻,那些追隨完顏撻懶、完顏蒲魯虎等主子的親隨軍馬或是死忠護主,或是眼見也要被當做叛黨反軍一并剿殺而拼了命與以往的同僚死戰。雖是損失慘重,完顏撻懶等金國叛臣倒也仍能在幾撥追兵合攻圍剿之下殺出條血路,而他們拼死要抵達的去處,也正是不久之前由齊朝水軍奇襲登陸,所攻取下蓋州、耀州等遼東半島南部的治下疆土。

    而如今仍在班師返往大名府途中,已得知金國皇帝吳乞買駕崩,而由完顏斡本登基的蕭唐心中便已尋思:倘若金朝在帝位交迭前后朝中仍后爆發宗室權臣之間的清洗內斗,多半也仍會是完顏撻懶終將叛國逃亡。只不過如今可并不會有向來也與那廝敵對不睦,且逐漸掌控得金*政大權的完顏兀術再率兵千里奔襲取他性命,遮莫完顏撻懶等人也終將能逃出升天,而做出便如當初遼朝宗室貴胄耶律余睹那般叛遼投金的勾當來......

    而金國東京路治下的遼陽府距離南面的盤州,按后世同屬遼寧省治下的遼陽與營口間本來便不過二百多里的路程,完顏撻懶等金國流亡叛臣所部的親隨軍馬與幾撥金軍追兵且追逐、且纏斗,非但廝殺慘烈也鬧出莫大的動靜也早驚動了駐守于盤州的齊朝兵馬。當先便有一員大將聞報后立刻點齊兵馬前去應敵,然而待他當先率領一彪騎眾絕塵趕至,遙望見前方幾撥騎陣撕咬沖殺的戰況時當即也看傻了眼,口中更不禁喃喃念道:“這...這倒是奇了怪哉......來得明明都是犯邊的韃子,怎的卻自相殘殺了起來?”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