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刮乐怎么看中奖
    ..,

    “邙山老祖便是死在風華的手中,上次在東皇閣,多虧了東皇大帝留下一道殘魂,才將段君使震退。『→お℃..”呂方圓解釋道。

    雖然很簡短,但卻是言簡意賅。邙山老祖是段青云的弟子,這事對在場眾人來說當然不是秘密,段青云不但傲慢狂慢,而且極為護短,因為不小心得罪了他門下弟子而被其滅門的宗門就不止一個兩個,顧風華殺了邙山老祖,他要肯放過顧風華才是怪事。

    上一次,靠著東皇大帝留在東皇閣的一道殘魂,顧風華僥幸逃過一死,今天,她又能靠什么?

    想到這里,沈牧云往回走來,站到了顧風華的身邊。

    楊良誠和許一方等人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也走了回來。

    “沈大師,你們……”顧風華驚訝的看著幾人。

    段青云在無極圣天也算是惡名昭著,就連同為君使的一些強者都不愿招惹到他的頭上。要換了別人,遇到今天這件事肯定是避之不及,他們還回來干什么?

    “風華,我們既然一同前來東皇秘境,便該同舟共濟并肩生死才是,若是遇到危險就拋棄同伴獨自逃生,以后誰還敢與我們為伍?”沈牧云笑了笑,淡淡的說道。

    “可是……”顧風華忍不住想說,她和段青云的恩怨是私仇,與旁人并無半點關系,他們根本不需要這么做的,不過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楊良誠打斷。

    “沒什么可是,只要是同伴,就該同生共死。怎么說,外人也稱我們一聲宗師,難道連這點擔當都沒有嗎?”楊良誠擲地有聲的說道。

    和沈牧云的光明磊落有些不同,楊良誠為人更重私誼,是典型的幫親不幫理,當初他可以為了馬千嘯處處與顧風華為難,今天為了顧風華,自然也不惜與段青云為敵。

    心中,涌起濃濃的暖意,剎那之間,顧風華的眼睛濕潤了,對這幾位器道宗師的敬意也更多了幾分。

    “風華這次來東皇秘境,是受我無極商會之邀,我無極商會也不能袖手旁觀。會長大人,幾位長老,你們先行一步,我們一會兒就來。”呂方圓對宋云安行了一禮,也轉身回到顧風華的身邊。

    他說的是一會兒就來,可是誰都知道,真要與段青云撕破臉皮,以他的實力,多半是再也沒有離開的機會了。呂方圓自己當然也清顧這一點,但他的神情卻是如此的堅毅,如此的絕然,沒有半點猶豫。

    “呂長老,我和幾位長老能夠脫離險境,還是多虧了顧院史出手相助,身為商會會長,我更不能袖手旁觀。”宋云安搖了搖頭,竟然也手著疲憊的腳步,帶著三位長老回到顧風華的身邊。

    雖然尚且年輕,但會長二字一出口,卻有著不容辯駁的威嚴。

    顧風華不由多看了這位年輕的會長一眼,也難怪無極商會能代代延續數萬年之久,并發展壯大成無極圣天實力最強的三大商會之一,看來,他們所依靠的,并不僅僅東皇大帝的余威。無論會長還是長老,這胸襟氣魄都讓人為之欽佩

    “會長大人,幾位長老,諸位大師,其實你們不必如此的。這是我們的私怨,與你們無關,你們走吧。”欽佩歸欽佩,感動歸感動,顧風華還是苦笑著勸道。

    沈牧云等人的實力本就遠不如段青云,呂方圓更不用多說,宋云安等人可能實力稍強一點,但都重傷未愈,顧風華實在不想將他們拖進這趟渾水,更不愿害了他們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