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刮乐怎么看中奖
    ..,

    一炷香后,新圣城的大街上,風絕羽手里掐著三枚血刺呼啦的蛛卵,掌心處用一塊方絹墊著,滿是好奇的打量了起來。  免費連載小說閱讀網

    走在他身邊的軒轅雉一臉的挫敗,恨的銀牙直咬:“你這人太不懂得感恩了,我幫你壓了將近一半的價格購得了那么多天材地寶,你不知道答謝我,還跟我搶七絕幻寐蛛的蛛卵,你到底是不是人?”

    “我怎么不是人了……”風絕羽嘿嘿的樂道。

    “是我要買蛛卵,不是你好嘛?”

    “可是你沒有元石啊,但是我有……”

    “你……”軒轅雉氣的窩火,旦聽風絕羽道:“別急,你還沒跟我說這蛛卵是什么呢,七絕幻寐蛛,我怎么從來沒聽說過。”

    拿出十五塊元石買了三枚蛛卵,這可是風絕羽破天荒的一次亂花錢,而且花的還是他辛辛苦苦從諸葛父子身上誑來的元石。

    按理說,以風絕羽的性子決計不會如此草率和大手大腳,但不知道為什么,他一看軒轅雉緊張的模樣,便愈發覺得此蛛卵不簡單,是以,他毫不猶豫的將三枚蛛卵買了下來,非得弄清顧此蛛卵是為何物。

    見風絕羽擺出一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勁頭,軒轅雉氣的小臉發白,幾番掙扎之后提出條件道:“你給我一只我就告訴你。”

    “行啊,送給你一只也無妨,但你得告訴我是怎么回事?”風絕羽笑道。

    軒轅雉嘆息了一聲,這才娓娓道來。

    原來,七絕幻寐蛛是一種無比強大的妖蟲,這種妖蟲經過認主豢養之后,只要一到成年,便可擁有強大的作戰實力,至于有多厲害,用軒轅雉的說法是,七絕幻寐蛛擁有無視任意一種七系本源神力的能力。

    也就是說,七絕幻寐蛛這種妖蟲要看出生之后獲得什么樣的本源,比如說火系本源,此蛛破卵之后,就會獲得一種本源修行,同時可以無視此種本源之下的一切攻擊,所以又種七幻蛛,拿火系火源舉例,假如風絕羽手中的一枚蛛卵獲得了火系本源,那么經過一段時間的豢養之后,吃下足夠的同源妖蟲,獲得一定的修為,七幻蛛就可以叫做火幻蛛了。

    而這種火幻蛛,天生對火系本源免疫,除了神源無法抗衡之外,任何火系修行者的靈玄妙法、神通秘術,乃至禁術,都對此妖蛛攻擊無效(劍、刀類的物理法器傷害除外)。

    說白了七絕幻寐蛛就是一種無視本源的妖蟲,這不僅可以擁有一種本源的自身免疫系統,另外還擁有極其可怕的殺傷力,其鄂齒咬合力十分驚人,基本上可以破壞三流乃至二流防御法器一般的防御系統,只要是訓練好了,可以成為一樣保命的底牌。

    聽到軒轅雉和盤托出,風絕羽真的是大開眼界了,他萬萬沒想到,天底下還有免疫本源的妖蟲,這可嫌大發了。

    須知道,如果是臨場應敵的時候,對方是火系本源神力的修行者,而自己手里正好有一只對火系本源免疫的火幻蛛的話,那幾乎是擁有了一件對方摧不毀的利器,只要將此蛛放出,對方肯定拿火幻蛛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抱頭鼠竄。

    想到這,風絕羽興奮莫名,問道:“那你覺得這三枚七絕幻寐蛛的蛛卵會孵化出什么樣的妖蛛呢?”

    軒轅雉搖了搖頭:“這我怎么知道,七絕幻寐蛛卵的孵化是先天性的,不到孵化的時候,誰也不清顧究竟會變成什么,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金、木、水、火、土、陰、陽七系本源,它總能免疫一種,但只有一種也非常難得了,這會讓你在面臨某些危機的時候穩立不敗之地。”

    風絕羽嘆為觀止,隨后十分大方的一攤掌道:“既如此,那你挑一個吧,剩下的兩個歸我,元石也不用你還了。”

    軒轅雉磨了磨牙,伸手就取了一個,痛恨道:“我幫你節省了那么多靈晶,你就拿五塊元石打發我啊?”

    “那自然不會,接下來你想買什么,都由我付帳了還不行嗎?當然,不用花元石哦。”

    “這還差不多……”軒轅雉的小臉這才好看了一些。

    分贓之后,風絕羽小心翼翼的將蛛卵收了起來,隨后問道:“這蛛卵要怎樣孵化?”

    “自然是培育在妖土中最好,沒有妖土也沒什么,只要找到妖氣充盈之地,放置其中,每日以精血祭煉輸以生命精氣便可,如此一來,便可提前認主,讓妖蛛孵化之后,便可認你為主,方便的很多,此妖蛛就是來之不易,但要找到七絕幻寐蛛的巢穴,到也能弄到不少,但七絕幻寐蛛的巢穴可不容易找,一般情況下,很少見。”

    風絕羽一聽,心中了然,但也沒覺得太過珍貴,其實他不并知道,軒轅雉所說的很少見真正的意思是萬年難得一遇。

    因為七絕幻寐蛛繁衍起來十分麻煩,通常蛛類繁殖都是雌蛛吞吃了雄蛛才能產卵,但七絕幻寐蛛則不同,是雄蛛吞吃雌蛛,正好是相反的,而且在繁殖的過程中,當雄蛛吞吃了雌蛛之后,雌蛛會借雄蛛的身體發育蛛卵。

    假如一次性產卵一萬枚,當中有一枚會變成七絕幻寐蛛就十分不易了,而通常的情況下,是一枚都不會出現的,所以這種情況屬于特例。

    至于那戴著斗笠的男子一下子能拿出三枚,必是一窩所出,屬于撞了大運的事。要不是那人正為了一件二流承神之寶想升階到一流承神之寶需要大量元石,他也不會舍得將三枚七絕幻寐蛛全部兜售出去。

    事實上那人也很心疼,可卻便宜了風絕羽和軒轅雉。

    收了蛛卵,風絕羽又向軒轅雉討教了一些關于如此豢養七絕幻寐蛛的問題,收獲頗豐,最后才問道:“沒看出來你懂的這么多,都是從那位九黎大師身上學的嗎?你不是有陸老陣師做老師了嗎?”

    軒轅雉一樂,這才和盤托出道:“我騙他呢,九黎大師可不是我的老師,反而是我的仇家,那個老不死的早年把我劫了去,向父親索要了好些東西,早就不知道逃到哪去了呢。”

    “那你……”風絕羽愕然。

    “我是被他綁走的時候,聽他說關于養妖蟲的事的,學了不少,我是不是很聰明?”

    “……”聽到這,風絕羽卻是無語了。

    看著風絕羽的衰樣,軒轅雉心里大為滿足,學著男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有了這一遭,兩個人才算成為半個朋友。

    接下來就簡單多了,由于軒轅大小姐喜好逛街,風絕羽左右也有無事,便陪著軒轅大小姐在新圣城里逛開了。

    兩個人一路從南走到北、穿街過巷、再西轉東、逢坊必行,這一逛就是兩天兩夜,也沒人覺得累,不過就是軒轅大小姐太好采買了,凡是見著了稀奇古怪的玩意,都必須買下來,由此風絕羽也是替軒轅大小姐好好的了出了一次血,花了接近百萬塊極品靈晶,才把軒轅大小姐伺候的舒舒服服,再也不漠視他了。

    當然,這些靈晶雖然數目不少,風絕羽也有些心疼,可看在陸老陣師救過自己的份上,以及軒轅大小姐也不是那么的可惡,風絕羽便權當答謝這師徒二人的相助之恩了,也沒想著讓軒轅雉來還。

    如此二人又轉悠了一天,終于軒轅雉也失去了興致,帶著大大小小百寶袋幾十個,這才心滿意足的回到了新圣城的圣星殿外,可二人全然沒有料到,即使在新圣城落成之日不得動武的期間,這數日的閑逛,依舊有幾個裝扮不一的修行者,始終沿路尾隨著二人,從來沒有過跟丟的時候,而最可怕的是,這幾個家伙的出現,居然沒有引起風絕羽和軒轅雉的注意。

    回到圣星殿外,也是因為陸老陣師的召喚二人才回來的,不然的話,還不知道軒轅雉要帶著風絕羽轉悠到那一天方才罷休。

    待在圣星殿外站了能有不到一炷香的時間,陸嗣源才姍姍來遲,這位老陣師,居然在圣星殿待了整整三天,也不知道跟圣星盟的三盟主聊了些什么,不過風絕羽到是完全不在乎,也沒有想問的念頭,見著老陣師的頭一句話,便是:“老陣師,我們可以走了嗎?”

    “你這家伙,還想讓老夫給你保駕護航嗎?”陸嗣源用著我已經看透你的表情佯怪一聲,旋即笑道:“罷了,反正那本陣書老夫還有一些地方沒弄懂,就再護你一段時間吧。”末了他問道:“我們去哪?”

    “還回黑泉山”

    “走著”老陣師一擺手,這次則是從袖子里取出了一只葫蘆,放在掌心中拖起,不消片刻,就變大了數十倍。

    陸嗣源帶著二人飛到葫蘆上一坐,揚長而去也。

    盞茶過外,圣星殿外高大的拾階下,幾個裝扮不一的修行者面目陰沉的圍了過來,粗略一看竟然有十幾個。

    其中為首的一人望著空中漸行漸遠的大葫蘆,頗為無奈的嘆道:“走吧,跟上去,莫要跟丟了。”